热门新闻

我院参与论证:庆安纪检干部范家栋案发回重审 死因报告或存瑕

来源:司法鉴定咨询更新时间:2019-10-8 10:10

转载自 青海新闻网


    备受关注的“庆安县纪检干部范家栋死亡案”被黑龙江省绥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回重审,12月16日庆安县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该案件。此前,庆安县法院审理后下达判决,涉案人员李岩、王东波、邢雪峰、王鹏飞、希拉图等10人犯故意伤害罪和包庇罪,分别获刑3年至12年。记者从绥化中院了解到,该案发回庆安重审是“发现新证据”。该案最大疑点是范家栋被殴打后经过治疗,痊愈出院9天后突然死亡,与其遭受殴打死亡存在多大关联?范家栋死因报告没有排除其他原因致死的可能性,或存较大瑕疵。

纪检干部参与房屋回迁纷争遭开发商“教训”

2013年,庆安县馨悦房地产公司在开发原体育场楼盘时,与动迁户肖焕仁就约250平方米房屋签订拆迁合同,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岩在与肖焕仁多次交涉后,签订两份“拆迁合同”,在县拆迁办备案的合同里,补偿门市房410平方米。私下里签订的补偿合同则远远超出这些,补偿肖焕仁720平方米的门市外,还补偿130平方米的住宅和一个车库。

2015年,馨悦公司楼盘基本完工,肖焕仁因“门市房内柱子太多,影响做生意”的原因,要求馨悦公司给付900万现金补偿,遭到李岩拒绝。纪检干部范家栋以肖焕仁朋友身份参与协商未果。范遂和肖多次举报县主要领导违规修建政府大楼和豪华装修等问题,通过给主要领导施加压力,希望解决拆迁补偿的问题。

李岩由此产生报复、伤害范家栋的想法。

2015年4月1日,李岩通过电话与家住大庆市的王鹏飞联系,让王鹏飞帮忙找人,来庆安县打范家栋出气,并嘱咐叮嘱王鹏:“往腿上打,千万别打坏了。”当日傍晚王鹏飞找到了希拉图和王东波,随后三人连夜开车赶往庆安县。

邢雪峰派人寻找跟踪到范家栋后,希拉图和王东波乘车追上范家栋,王东波和希拉图下车,持事先准备好的棒球棒和镐把对范家栋的双腿进行多次击打,至范家栋双小腿多处骨折,后乘车逃离现场。

痊愈出院9天后猝死

2015年4月2日,范家栋在受伤后,经庆安县医院处置,当日家属将其转院至黑龙江省医院治疗,4月21日痊愈出院。

黑龙江省医院出院记录中,住院医师李加龙的诊断结果显示,范家栋入院后进行了相关检查,对症治疗,行清创缝合术,病情稳定后行骨折切开复位钢板内固定,抗炎消肿,对症治疗。患者全身状态良好,生命体征平稳,意识清楚,语言流利,生理反射存在,病理反射未引出。

此外,医院还明确指出要防止血栓形成。

2015年5月1日凌晨,在家中休养的范家栋突感身体不适,出现呼吸困难、浑身大汗、身体无力等症状,被送至哈医大一院群力分院,经抢救无效死亡。

经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事技术总队鉴定,范家栋生前双小腿骨折构成轻伤一级,双上臂皮肤、软组织损伤构成轻微伤。

《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结论显示范家栋系肺动脉栓塞死亡,生前双下肢被钝性物体直接作用致软组织损伤及多发性骨折,双小腿活动功能障碍,导致右下肢深部静脉形成血栓,血检脱落发生肺动脉栓塞。

2015年6月18日,绥化市公安局通报,庆安县“4·2”纪检干部范家栋死亡案告破,李岩、王东波、邢雪峰、王鹏飞、希拉图等9人被抓获。

该案件随后由庆安县检察院向庆安法院提起公诉。庆安县法院于5月19日作出一审判决认为:被告人李岩、王东波、邢雪峰等人的伤害行为,导致范家栋死亡,被告人的伤害行为与被害人的死亡结果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以故意伤害罪判分别判处各被告有期徒刑,李万和犯包庇罪判处1年6个月,缓期二年执行。

鉴定意见或存瑕疵鉴定人未出庭

10月31日,范家栋死亡案被绥化中级人民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原判决,发回庆安县法院重新审理。

12月16日,该案由庆安法院法官在临近的海伦市借庭审理。死者范家栋的亲属代表到庭。李岩、邢雪峰、王鹏飞、希拉图等人对家属表达了歉意,他们对“故意伤害罪”及犯罪过程均表示没有疑义,表示认罪服法。但对伤害致死的后果,9被告均提出了异议。“我们认故意伤害罪,但伤害致死我们要求重新鉴定。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注意到,控辩双方就量刑定罪的重要证据《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展开激烈辩论。

李岩的辩护律师吴雪岩称,鉴定意见与尸检所见存在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比如“尸检双下肢深静脉腔内未见血栓”“胸、腹主动脉及下腔静脉腔内未见血栓及栓子”,鉴定意见却直接认定右下肢深部静脉形成血栓,血栓脱落发生肺动脉栓塞缺乏依据。

这份重要证据还使用了推测性的语言。在“尸检双下肢深静脉腔内未见血栓”的情况下,称“栓子多来源于下肢深静脉”。在未能排除栓子还可能来源于腔静脉、右心房、右心室、肺动脉内膜等的情况下,该鉴定意见直接认定肺栓塞的栓子来源于右下肢深部静脉的结论,不具有排他性和唯一性。

“这些专业的医学问题只有鉴定人出庭才能解释清楚。”吴雪岩称。要求鉴定人出庭的申请并没有获得法庭的支持,公诉方出具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事技术总队的一份书面补充说明,仍没能就肺栓塞栓子来源作出唯一性说明。

记者注意到,在申请鉴定人出庭作证未果的情况下,李岩代理律师向法庭提交了一份北京京城明鉴法医学研究院作出的专家论证意见书,这份有多名专家参与的论证意见显示,范家栋生前患有冠状动脉前降支粥样硬化3级、右旋支粥样硬化2级。范某肺动脉主干或左右分支处发生栓塞,但未在受伤活动受限的双下肢发现静脉血栓现象,心肌梗死也具有同样的临床症状。医学角度认为血栓形成具有多种因素,医院也存在医疗过失,难以断定殴打后导致血栓。

范家栋在出院到死亡的9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出院回家遵医状况如何?是否遵照医嘱进行了“防止血栓”的功能练习?这些都不是十分清晰。

12月20日,庆安县法院回复本社称:“此案发回重审后,我院严格按照法定程序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工作。有关问题,因合议庭对该案尚未合议,案件尚无结果。”此案发回重审后,我院严格按照法定程序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工作。有关问题,因合议庭对该案尚未合议,案件尚无结果。

文章标签:机构简介

上一篇:我院参与论证:新疆一10年前凶杀案复查近两年无果,家属向“两高”申诉 下一篇:我院专家接受澎湃新闻采访分析整容女护士之死:填充的脂肪进血管致栓塞

010-56159040
529773679
347657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