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热门新闻

价格鉴定意见审查中的雷区揭示

来源:司法鉴定咨询更新时间:2019-11-6 10:10

文章目录

价格鉴定意见审查中的雷区揭示

转载自    刑事实务

众所周知,在侵财类案件中,所涉财物的价格金额关系到犯罪嫌疑人是否构成犯罪、量刑的轻重。如何确定所涉财物的价格,如何审查价格鉴定意见,是我们在审查起诉中需要考量的问题,特别是在涉及“罪与非罪”的时候。

 

第一部分 调取价格认证中心的内卷审查

下面我就从一件简单的盗窃案件的审查入手来谈一下如何审查价格鉴定意见。有些问题研究的还不够透彻,希望能抛砖引玉,引发各位思考。

案例:2017年7月,被告人吴某某在本市上河城门口,发现被害人杨某某停放在此处的爱玛牌电动车(带有婴儿座椅)车钥匙未拔下,遂将该电动车窃走。经鉴定,电动车价值人民币2095元,婴儿座椅价值人民币20元,合计价值人民币2115元。

这是一起简单的盗窃案件,但是所涉物品金额刚好超过定罪标准。按照法律规定,盗窃金额满2000元才是数额较大,数额不到2000元的就不构成犯罪。公安机关还特意对婴儿座椅进行了鉴定,系因为他们要考核侵财类案件的数量,对于盗窃案件只要达到标准的一律移送审查起诉。他们想要定罪的意图非常明显。

承办人在接到这类案件的时候,需要特别注意。价格鉴定机构是否受到公安机关的影响,是否由于一些主观或者客观的原因,导致价格鉴定金额偏高,原来不够2000元的案件鉴定超过2000元。

我们认为价格认证中心出具的文书属于鉴定意见。那么根据刑诉法的相关解释,鉴定意见就要有鉴定意见的形式和内容。需要审查鉴定机构是否有资质,鉴定人员是否有资质,是否需要回避,形式是否完备、程序是否合法等等。

最高院的刑诉法解释第五节详细规定了鉴定意见的审查和认定。我们对照刑诉法解释的第八十四条审查的内容来看,我们能否从价格认定中看出这些内容?

从上述文件中,我们无法完成法律规定全部内容的审查。主要问题在于:一是价格认证中心是以《价格认证中心文件》的形式出具的文件,虽然公安机关还是以鉴定意见通知书的形式告知,我们在庭审举证时也是以鉴定意见的名义进行举证、质证。但是名不正言不顺,价格认证中心文件如果从字面理解,是文件而不是意见,是价格认证而不是价格鉴定,更像书证而不是鉴定意见。二是从主体来看,没有鉴定人员的签名和盖章,仅有价格认证中心的印章,也不是司法鉴定专用章。三是从资质来看,无从得知鉴定机构和鉴定人有无法定资质。当然我们知道价格认证中心一般是有资质的,但是现在有没有,是否超期了,资质范围是哪些?是否对所有的物品都有价格鉴定的资质,对于古董、文物鉴定有无资质?无从得知。没有鉴定人的姓名,我们也无从审查是否应当回避。四是从鉴定过程和内容来看,明细表包括标的名称、规格型号、购置日期、基准日期、价格内涵、价格认定方法、总价格、备注这些选项。但是具体的鉴定过程和结论怎么得出的没有体现。例如成本法,需要考虑市场零售价格,这个市场零售价格怎么来的?不清楚。市场调查怎么调查的,也不清楚。

针对上诉案件,我们特地走访了价格认证中心,询问了价格认证人员,并调取复印了他们的认证内卷。在内卷中我们看到了测算说明、内部规范等相关材料。